当前位置: 主页 > 信用百科 >

诚信是每个人的事 也是政府的事

时间:2017-08-23 08:39

  8月19日,由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管理编辑部主办,中宏网承办的“第二届中国信用建设创新峰会”在北京举行。中国人民银行中国国际经济战略研究会副秘书长朱学东出席会议并发表演讲。朱学东表示,信用是一个社会问题,诚信是每一个人的事,也是政府的事,搞诚信建设,各级地方政府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每一个政府应该承担起主要的责任,因为只有政府才有执行力,才有这个推动力。国务院也出过信用建设相关的文件,对信用体系建设推动力是可想而知的。”朱学东说。
  朱学东谈及自己2011年到2013年在贵州铜仁市挂职分管金融的工作经历,表示对信用建设的体会比较直接也非常深刻。他认为中国社会整个信用建设重担就在我们每个人身上,信用是一个社会问题,是社会问题就是每一个个人的问题,因为社会是我们每一个个体所构成的,如果全社会每一个个体不从个人角度去讲信誉,那么这个社会也不可能是一个信用社会。
  说到现在的信用状态,朱学东有一些非常具体的认识和感受。谈生意的面对面一座,首先是防止对方不讲信用,签订合同最主要的条款就是看有没有防范风险,防范被诈骗的漏洞。朱学东说,“我们社会目前的信用状况是和我们这么多年来道德滑坡是同样一种状态,也就是信用示范,可以直接说信用状况不好。”
  “不诚信,不守信用的确实很多,尤其是这么多年出现一些贪官污吏,为了业绩也好,政治也好,不讲信用。这些人起了一个负面的示范作用。”朱学东说。
  他为大家举一个例子。一个手上有十来个亿资金的重庆老板,去到某一个省的某一个地方去揽工程,70个亿的工程,工程一开始,就想办法把他的伙伴打发走,他一个人独揽70个亿的工程,最后因为地方政府一分钱也给不了他,到现在十年过去了,他成了一个逃犯,身无分文。因为在修高速公路的时候,所有亲戚,全部个人资源全部借钱,他的石子沙子全部赊的供应商的,刚开始还能应付,拆东墙补西墙,后面人家就起诉了,现在就成了一个逃犯。“这种现象不是个别的,而是相当普遍的。”朱学东指出。
  国有企业往下分包,分包到个体老板的时候,个体老板再集资去建设工程,垫资、集资到最后国有企业总承包的老板换人了,对下面没有责任感,不守信,工程款拖欠一年两年,甚至拖欠十年,工钱要不回来。部分央企、国企的信用也已经丧失,整个覆盖面是相当宽。朱学东强调,“所以诚信是每一个人的事,也是政府的事。诚信建设怎么搞?各级地方政府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朱学东又列举了贵州清镇在诚信建设方面的实例。贵州清镇搞诚信建设,从个人做起,从家庭做起,实行联保制,五户人家每一个人,由五组组成一个单元,五户联保,一个人不守信用,这五户所有的亲戚,以后想贷款想发展都不行。个人授信五个档次,给你挂到你家门口,凡是家门口挂五颗小星星,贷款不用担保,政府担保。“所以清镇整个县的信用体系建设非常地有效,非常好。失信行为受到极大遏制,地方政府在信用建设上有很大的作用。”朱学东对贵州清镇这种方式表示极大的认可。
  同时,朱学东建议,对不守信,失信的现象,各个部门应该共同管理,同抓共管,比如,发改委,人民银行有征信局、征信中心,这些都可以为我们提供相关依据。最终应该以法律保障作为信用保障一个最有力的支撑,把信用体系强有力的推动和发展。